中國建筑設計研究院創新科研示范中心 | 中國建筑設計研究院

點擊收藏 [ 建立屬于你自己的在線項目數據庫,帶你一起進入知識管理時代 ]

視頻出品:《建筑學報》雜志社   北京夏德島影視


中國建筑設計研究院創新科研示范中心的建設,從設計到投入使用,歷時8年,并在建成后得到業內的廣泛關注。


近日,專業媒體《建筑學報》2019年第6期,以“垂直院落——一種新型的辦公空間“為主題,采用品鑒座談、作品介紹、學者訪談3種方式,全面呈現了這一建筑所蘊含的豐富的建筑學議題。


設計主持、中國院副總建筑師柴培根在其中撰文詳述設計理念和創作過程。我們轉載如下,并以視頻、照片等多種形式,向社會各界呈現中國院辦公環境的新面貌和對建筑技術、建筑創作的新探索。


640.webp.jpg

▲ 從籃球場看建筑退臺


設計單位 / 中國建筑設計研究院有限公司

地點 / 北京西城

設計時間 / 2011-2012年

竣工時間 / 2018年


業主 / 中國建設科技集團


設計總指導?/ 修龍、崔愷

設計主持 / 柴培根 周凱

項目經理 / 馬海、劉鵬

建筑 / 任玥、田海鷗、李穎、李楠、張東、楊文斌、戴天行

結構 霍文營、孫海林、郭家旭、高芳華、陳文淵、陸穎、劉會軍

暖通空調 / 潘云剛、何海亮、宋孝春、李娥飛、李嘉、祝秀娟

給排水 / 趙世明、趙昕、趙鋰、郭汝艷、李建業、張超、陶濤、俞劍峰

電氣 / 陳琪、王旭、林佳、何學宇、李俊民

智能化 / 任亞武、王青、唐藝

總圖 / 高治、吳耀懿

室內設計 / 張燁、饒勱、韓文文、顧大海、王佳旭、李申、郭林

室內機電 / 李甲、魏華、曹誠、時凱、曹雷、王夢姝

景觀設計 / 劉環、王婷、李旸

BIM設計顧問 / 于潔、秦軍、劉慶


綠色建筑顧問 / 

林波榮(清華大學建筑學院)

郝軍、李天陽、吳越超、劉敏、李新中、曾巍(中設咨詢公司節能中心)

周宴平(設能建筑咨詢)

幕墻顧問 / 田沂忠、楊振偉(道澈科技)

照明顧問 / 王東寧、郭偉(優雅士照明)


基地面積 / 3578 ㎡

建筑面積 / 4.14 萬㎡(地上2.20萬㎡,地下1.94萬㎡)

結構形式 / 地上鋼結構,地下鋼筋混凝土結構


建筑攝影 / 張廣源


640.webp (1).jpg

北向鳥瞰

640.webp (2).jpg

午間員工在籃球場和平臺活動

640.webp (3).jpg

二層連橋

640.webp (4).jpg

大堂

640.webp (5).jpg

▲ 多功能廳前廳

640.webp (6).jpg

自下而上看中庭

640.webp (7).jpg

自上而下看中庭

640.webp (8).jpg

▲ 主入口

640.webp (9).jpg

▲ 通向食堂的下沉庭院

640.webp (10).jpg

▲ 南立面垂直綠化局部

640.webp (11).jpg

▲ 豎向陶板幕墻局部

640.webp (12).jpg

▲ 總平面

640.webp (13).jpg

▲ 一層平面

640.webp (14).jpg

▲ 二層平面

640.webp (15).jpg

▲ 地下一層平面

640.webp (16).jpg

▲ 六層平面

640.webp (17).jpg

▲ 剖面



創作札記:大院兒里的大院


柴培根 周凱 任玥

中國建筑設計研究院一合建筑設計研究中心

640.webp (18).jpg

▲ 中國院創新樓東側夜景


1  傳承


1988年,原建設部設計院從建設部的北配樓搬到了北京市西城區車公莊大街19號院內。當時19號院內有3家單位,原中國建筑技術發展中心的辦公樓臨車公莊大街,是一棟典型的1950年代的辦公建筑,臨文興西街一側是1970年代建設的建研院物理所的辦公樓和實驗室。院內還有1980年代建設的住宅和集體宿舍以及食堂鍋爐房,以及一塊籃球場。


2000年,建設部黨組決定部院和發展中心合并組建中國建筑設計研究院,隨著兩院合并,在臨街的1號樓和院內的2號樓之間架起了一座連橋,既方便通行,也是一種象征。同年5月,3號樓建成使用。2010年,隨著1號樓立面的改造完成,中國院有了一個新形象面向車公莊大街(圖1)。


640.webp (19).jpg

▲ 1 19號院內主要建筑


經過10余年的發展,中國院生產規模不斷擴大,19號院內原有的3.8萬m2的辦公規模已經遠遠不能滿足發展的需求,越來越多的設計師、工程師占滿了各個樓層,數量不斷增加的私家車塞滿了院內的每個角落。2011年,院領導決定利用大院西北角,即原食堂、鍋爐房和籃球場所在位置,大約不到3000 m2的用地,來建設“中國建筑設計研究院·創新科研示范中心”(下文簡稱“創新樓”)。19號院總占地3.23 hm2,根據北京2006版控規要求,在限高60m、容積率1.68的前提下,創新樓地上可建設規模約2萬m2。


2  原型


在中國很多城市的發展過程中,一個單位劃定一片區域,圍合一個大院兒,工作、居住、生活都囿于其中,曾經是很普遍的一種方式。隨著城市的發展,城市功能的日益完善,大院兒與城市之間的矛盾也愈發突出,最基本的矛盾就是封閉與開放。車公莊大街19號院雖然占地規模不大,但也是這類大院兒的一種類型化的代表。

創新樓的建設意味著需求的增長、空間的擴張,19號院因此也要改變封閉的狀態,一方面要整理內部的環境關系,與此同時還要重新定義邊界,構建新的鄰里關系。作為老城有機更新的一次實踐,在處理這些關系的過程中,首當其沖的就是要解決與周邊居住區的日照關系。


對住宅日照時長的規定在1980年的《城市規劃定額指標》中就有描述。2002年《城市居住區規劃設計規范》進一步明確了大寒日和冬至日的日照時長和計算范圍。隨著城市建設的快速發展和房地產開發的蓬勃興起,各地也結合氣候特點出臺了針對日照關系的細則。可以說日照計算在很大程度上決定了中國當代城市的普遍面貌。


朝陽庵社區沿文興西街有兩個東西向的單元,沿街的圍墻和纏繞在窗棱上的爬藤幾乎遮蔽整扇窗子。根據日照計算軟件的分析,這里恰恰是創新樓的形態需要避讓的日照最不利點。在限高和用地范圍的限制下確定最大的可建設體量后,以日照最不利點為基點,陽光的移動軌跡會把最大可建設體量雕琢成一個不規則的原型。陽光移動的角度和照射的高度是原型中清晰可辨的兩個特征。日照原型是外在的限制,而獲得更大的使用空間是內在的需求,原型的產生正是基于這一里一外兩種力量的擠壓。日照原型既是形體限制條件,也是引導我們去塑造形體的線索。


因創新樓建設被占用的籃球場曾是19號院內唯一的活動場地,所以復建一片籃球場是設計的重要前提條件。在日照原型中只有最底區有足夠的范圍容納一片籃球場,以此為起點,層層平臺向上展開,我們用兩組退疊的平臺擬合了最大的日照控制范圍,同時提示了日照原型中高度角和掃掠角兩個形態特征,一組平臺可以連續攀爬,組織起立體開放的路徑,另一組平臺則成為各層專屬的花園(圖2)。


640.webp (20).jpg

▲ 2 體量生成圖解


這樣的形態對于西側的文興街而言,不僅是避讓出陽光的通道,同時也消減了體量對于街道的壓迫感。日照原型引導我們去建立起更加友善的鄰里關系。球場和平臺上的活動向文興街一側展開。如果說當初一個封閉自足的大院容納了基本的傳統城市生活,那么創新樓則試圖在打破封閉大院的基礎上,以一種立體復合的方式重塑一個街區更富活力的現代城市生活。


3  場所


創新樓的功能并不復雜,在設計過程中我們希望打破從功能分區到使用空間的簡單化的處理方式,而是把功能轉化為使用者的行為,以行為去引導場所的生成。空洞的使用空間在我們的想象中變成多樣行為的交織,行為的多樣性催生了場所的活力。

兩層通高的門廳串聯起咖啡廳、展廳、圖書區、小超市、會議室和多功能廳等公共服務功能,這里成為創新樓公共生活的客廳。


3~14層是各個設計部門的辦公區,因為退臺的造型,所以沒有所謂的標準層,從3層1700 m2到14層1000 m2,使用面積逐層縮小。連續退疊的室外平臺和室內中庭組織起3~10層的大開間辦公區。


中庭作為辦公區的一部分,因為退臺的形式,營造了合理的尺度與氛圍。與強調效率的大開間辦公區不同,這里是一片非正式的辦公區,我們希望各層的設計部門都能以靈活多變的方式使用這片區域。中庭空間自下而上仰視,逐層收分強化了空間的透視,單一空間又有某種儀式感和紀念性。但自上而下俯視時,各層使用部門對中庭區域的個性化利用,又呈現出多樣性和生活化的場景。


連續的室外平臺制造了某種場所的戲劇性。平臺自上而下逐層放大,在二層成為一片完整的籃球場。長期在室內伏案工作的員工有機會在這里遠眺城市,俯瞰球場,與同事打個招呼,或者在午飯后拾級而上,不必非要選擇電梯。平臺上的風景吸引著每一層的員工,平臺讓各層封閉的大開間辦公區與自然環境建立起更直接的聯系。


場地西側有一片淺水池,水順著墻面流向下沉庭院,一組自籃球場延伸下來的多方向的室外樓梯嵌入其中,把人流引向地下的餐廳。餐廳規模很大,服務于整個19號院,高峰時段約2000人就餐。下沉庭院在緊張的用地條件下,改善了地下空間的采光和通風,同時也組織了大量的就餐人流,緩解了就餐時空間和交通的壓力。


從辦公區到室外平臺,從籃球場到下沉庭院,從臨街的咖啡廳到展廳和圖書區,空間的連續性、路徑的開放性讓復合的場所、多元的行為,呈現出集合的屬性,建筑因此也有了些許城市的意味。也許正如羅西所言,因為城市是一個卓越的集合產品,所以它存在于那些在本質上具有集合屬性的作品之中,并且可以用它們來定義。


當建筑能夠包容或引發城市生活的活力時,創新樓多元復合的狀態也在一定程度上改變了中國院作為大型設計機構通常給人留下的印象,消解了以效率為先的大開間辦公環境的枯燥與單調。平臺、中庭、球場這些場所打破了封閉的空間邊界。不期而遇的交流、生活化的場景,都成為對設計行為的支撐,由此集合的場所也體現了設計企業的特征。


創新樓項目也是一次綠色建筑的設計實踐,各專業都在設計中采用了與通風、保溫、采光、照明等相關的適度的綠色節能技術(圖3)。與此同時,作為建筑師,我們也秉承被動優先的本土綠色理念,一方面結合日照原型,從分析平面布局入手,把電梯樓梯間、衛生間等服務空間布置在西側,以減少西曬對使用空間的影響;大開間辦公區占據南向和東向,北側一組連續的中庭空間為大進深的平面提供了更好的通風和采光條件。另一方面,以從平臺到籃球場的立體開放路徑為依托,吸引大家走到戶外,引導并落實行為節能的健康理念,讓綠色不僅是一個概念,更在一天天的生活中成為深入人心的行為準則。


640.webp (21).jpg

▲ 3 綠色建筑設計策略(部分)


從2011年開始設計,到2019年初投入使用,創新樓歷經8年終于從圖紙和模型中來到我們面前。4月初春,剛剛投入使用的大樓雖然還沒有完全抹去施工留下的痕跡,但絲絲綠意卻已從創新樓各個角落冒出,各層都是忙碌的設計師的身影,午后的球場和平臺上也是一番熱鬧的場景。


  相關推薦



評論


請 [登錄] 后評論

項目概況
  • 手機掃碼分享
   |   滬ICP備09047808號-12   |     滬公網安備 31011002000571號   |     工商亮照
澳洲幸运10统一开奖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