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NA專訪Aedas執行董事姜宇捷|文化建筑要強調它的認同

點擊收藏 [ 建立屬于你自己的在線項目數據庫,帶你一起進入知識管理時代 ]

媒體:ARCHINA建筑中國網、《建筑中國周刊》
受訪人:Aedas執行董事 姜宇捷
記者:連曉靜,李園園


姜宇捷_450
 

Aedas執行董事姜宇捷先生注重每個項目的背景與功能需求,致力創造獨特、生動、富內涵的建筑,期許以設計創造價值,得到與業主、使用者、城市和環境多贏的成果。本期訪談中,姜先生與我們分享了他對文化建筑的理解和對中國市場的思考。

《建筑中國周刊》:談及文化建筑,許多人都會想到博物館、展覽館等這些狹義定義上的文化類建筑物,事實上,不論建筑的用途如何,從創作伊始就與文化密不可分。
在此,能否談一談您對文化建筑的理解?

姜宇捷:
什么是文化建筑?建筑是作為文化的表現還是文化的容器,或者是作為文化的一部分存在? 以功能來區分是否為文化建筑的詮釋是否過于狹隘?我傾向以更廣義的方式來看建筑、空間與文化的關系。我覺得文化是特定時間的特定一群人對于某種精神與生活價值的認同, 有其特殊的時空地理環境的背景關系, 建筑呈現的是時代的技術、需求、政治、階級、美學與認同, 有著特殊的風土與地緣關系, 從這個角度來看, 建筑本身即是文化的一部分, 建筑現象即是文化現象的一隅。 

盡管建筑現象作為文化現象存在,稱所有建筑皆為文化建筑的想法卻過于一廂情愿,也無法創造更好的都市環境與城市空間。我認為理想的文化建筑呈現了某種場所的精神, 它可以將項目的本質和精神與用戶和城市的記憶結合, 它提供了一種經驗, 這個經驗將你這個城市的文化與背景發生關聯。這些建筑不必然是美術館、音樂廳,也可是住宅、商場與辦公室等因應現代需求而大量出現的功能。透過這些具有識別性的場所, 城市的肌理與背景將顯得更為生動, 并創造可以呈現多元認同的文化城市環境。

《建筑中國周刊》:文化建筑作為城市重要的組成部分,為民眾服務的同時也承載了城市的歷史和文化。城市、建筑的所有者、民眾,您認為文化建筑應該屬于誰?

姜宇捷:
文化沒有屬于誰的問題,只有認同的問題, 對認同或不認同他的人發生關連與意義。文化建筑也是如此。一個建筑或是場所, 如果可以讓人對它的存在或環境產生思考或情感上的關聯,這個建筑便對這個對象產生意義。有意思的是這個意義與認同會隨著時間改變, 建筑與場所在城市中扮演的角色與定義也會隨著時空背景發生變化。透過這個改變我們可以看到價值觀與政治經濟背景的演變。文化建筑的歸屬本身就是一個文化認同與識別問題, 是同時代與環境的人必須共同思考與挑戰的事情, 唯有能創造更多的認同, 才能創造更加多元與包容的文化社會。

《建筑中國周刊》:文化與建筑的結合在不同國家地區也會呈現迥異的審美情趣,您認為造成差異的原因是什么?

姜宇捷:
建筑與文化、風土、生活習慣、社會階層和美學工藝等息息相關,出現迥異的審美情趣與空間文化是理所當然。有意思的是隨著全球化時代的到來, 國際建筑師在帶來國際化的建筑風格, 創造‘普世皆同’的空間文化與美學價值的同時, 也茲意地對地方文化進行詮釋,創造出盡管來自同一文化文本,但美學與表現迥異的建筑現象

《建筑中國周刊》:您怎么看待國際事務所在世界各地包括中國完成很多文化建筑作品?

姜宇捷:
從廣義的文化建筑角度來看,世界各地的城市總是可以閱讀到許多歷史的軌跡,可以看到在文明演進中文化的積累與對話,甚至沖突。建筑相較于作為一個重要的‘單體’,更被以一個‘集體’在城市文本中被理解與閱讀。在中國與世界各地一些快速發展的區域,新的城市與規劃在政策導引與商業需求下成形,狹義的文化建筑乘載的宣示意義有時大過實質功能,建筑也往往流為形式與意義的討論,而失去了更多深刻探討都市空間與未來環境的可能性。

《建筑中國周刊》:能否跟我們分享一個您做過的最喜歡的文化建筑?請具體談談。

姜宇捷:
我喜歡有場所的建筑而不只是形式,喜歡抽象而不過于敘事的建筑,也就是住宅不一定要像‘住宅’,商業不一定要像‘商業’,更喜歡包含公共功能,可以將生活與城市經驗結合,創造對話的建筑,從而創造之前提到的‘場所精神’,并提起對城市文化與環境認同的討論。所有的項目我們都努力地創造場所而非形式, 其中上海諾富特酒店是個我很喜歡的項目。它位在虹橋臨空園區,處于低密度大街廓交通繁忙的新興辦公園區,位在北翟高架道路的起點。我們以 “浮·院”為設計概念, 將酒店的功能分為上下兩個體量, 創造出二三層的半室外公共開放空間, 在創造沉穩安靜與逃脫塵世的房間體量意象同時, 將此公共空間抽象化為具高度識別意義的視覺符號,成為城市記憶的一部分, 在繁忙的空港創造靜謐的對比從而豐富城市的肌理與經驗。

《建筑中國周刊》:您個人偏愛的文化元素是什么?能否具體談談在實際創作過程中,該元素的應用以及與建筑和周圍環境的融合?

姜宇捷:
文化建筑不一定要引用文化元素,廣義的文化建筑更是包含所有的建筑類型。我認為功能是重要的, 好的建筑必定是與功能結合的建筑,而非裝飾性的建筑。其次是文化風土,對歷史文化進一步的理解永遠可以幫助我們創造更富內涵與生動的建筑。最后我認為最重要的還是在于場所與公共空間的創造, 它將有助于豐富城市環境并將文化內化為生活的一部分。

《建筑中國周刊》:
您如何看待中國文化建筑大批量的崛起?您認為未來的趨勢如何?

姜宇捷:
狹義的文化建筑在中國因應政策與社會需求正在大量的發生。若在沒有謹慎的規劃與軟件的配合下,容易流為象征性的存在而不具備實質的功能。對于狹義的文化建筑的發生, 我們是抱持謹慎鼓勵的態度, 期待快速的經濟發展可以尾隨同樣質量的文化軟實力與多元化。然而,相較于鼓勵大批量的狹義文化建筑,我們更期待正在快速發生中的大批量城市規劃、住宅、商場與辦公可以皆成為文化建筑,共同創造更豐富多元而非更平板單一的生活環境。我認為在可以預見的未來,地產開發逐步開始被謹慎控制,質量與空間內涵將主導發展,唯有擴大建筑的文化與城市認同,方可創造更大的市場與更好的城市環境。

  相關推薦



評論


請 [登錄] 后評論

資 訊 概 況
  • 手機掃碼分享
   |   滬ICP備09047808號-12   |     滬公網安備 31011002000571號   |     工商亮照
澳洲幸运10统一开奖吗